[K][伏八/猿美]我们的王国

黑洞:

※3月19日

※给爱爱点的转学生梗

===============================================


“这是今天转学来的八田同学。”

“八田……美咲。”少年似乎是不情愿地报着名字,头不爽地扭向左边,半天才勉强补上了一句,“请多关照。”

门同时拉开,站在外面的人刚好听到这四个字,两人相对一时都愣了一下。

“伏见同学,请不要总是迟到!”

 

我们的王国

 

八田从教师办公室回来的时候,空荡荡的教室里只剩下值日生一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扫着地。他将书本一股脑地往书包里乱塞着,一不小心将笔盒撞到地上,笔噼里啪啦撒了一地,他皱了皱眉头,还是弯腰下去捡起来。

扫地的沙沙声,并没有为这边的异响所打断,依旧保持着稳定的节奏,一下一下撞击着耳膜。

他在桌椅间钻来钻去,手肘不时被铁制的棱角撞得生痛。只剩最后一支笔滚到前几排的椅子下面,他正欲起身走过去,额头却让桌角狠狠地磕了一下,痛得眼角渗出了生理性泪水,便也索性抓起笔盒和手中的笔往桌上一扔,重重坐上椅子揉起伤处,不再去管。

真烦呢。

夏天才开始没有多久,知了就没完没了起来,此时此刻与毫无起伏的扫地声交杂着,只是让人更加地烦闷。

“喂!”

背对着他的值日生,还是低着头做着自己的事情,就像没有听到他的叫声一般。

“喂,那边那个值日生!”八田叫得更大声了些,可似乎依旧没有任何效果。

“喂!”没来由地对着那个背影憋起一肚子火,八田从椅子上站起来。

“啧,烦死了。”有着深蓝发色的值日生终于一脸不耐烦地转过身,用更加恶狠狠的声音反问道,“干嘛啊?!”

八田愣了愣,这是第一个在知道自己事迹与风评后还能如此态度的家伙,惊讶与某种说不清楚的情绪一时冲淡了本有的怒气,他侧了侧头看向写有值日生名字的黑板。

“伏……见……见……嗯,什么……比古?”

“猿比古。你真的小学毕业了吗?”

“明明是你的名字很奇怪!”

“哦?我以为最没资格说这种话的不是你才对吗,八田——美咲?”

“混蛋,不准叫我的名字!”

“那你有本事不用这个名字。”

剑拔弩张的沉默,八田瞪着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的伏见,拳头捏得啪啪作响,却很奇怪自己没有立刻扑上去的冲动。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发生在他身上的各种争执并不少见,这一次却有些格外地不同。他打量着对方,判断只是摆出厌恶表情并没有打架意愿的伏见应该没有什么战力,可又对这样的结论不抱有百分百的确定,无往不利的直觉仿佛失了灵,大概也才因此刹住了一贯横冲直撞的自己。

真奇怪呐,他咬了咬嘴角,又像是小孩子遇上了新奇的事物,刷地冒出一些觉得有趣起来的想法。然后很快地,他就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决定。

“切,真是无聊呐。我说你反正已经做了这么多了,跟我一起去游戏厅玩吧。”

“哈?!”

八田看着伏见用真是奇怪的家伙还有我们有这么熟吗的眼神盯着自己,是了是了,他这个已经转学过来几个月却依旧没有半点融入新集体的人和谁都不熟也从未做出过任何邀请,不过他多少也知道些似乎这个一脸困扰的同班同学也并没有立场批判他这一点。八田提起书包松松垮垮地一步一步靠过去,然后有些费力地勾上他的脖子,除了身高有些让他讨厌,以及一定要让他好好记住不能叫自己的名字之外,其他的目前看起来倒也没啥不妥,或者不如说在做好临时决定后脑海里的声音就越来越急促地怂恿着他:就从这家伙开始好了,省得以后再被班主任拉去老生常谈如何与同学友好相处之类的人生课题。

“走了走了!”

“喂!我的东西还没拿。喂——你!”

短暂冲突的结束,开启新的篇章只需要一瞬间。

——所谓两个人生的初次交叉。

总是会突然撞见一些在当时莫名其妙就能容忍他触及自己底线的人,大概就是不能免俗地叫做缘分的际遇。

 

“猴子,今天放学后去哪里玩?”八田在前排翘起椅子撞着伏见的桌沿,小声说着,“果然还是去那家游戏厅吧?”

“啧,你什么时候会听我的意见了。”伏见撑着头,看着视线向这边飘来却又无可奈何的国语课老师,可他并没有半点收敛的意思,淡淡地继续回答,“不是都玩过一遍了吗,有什么意思。”

“切,昨天那个射击游戏,不过是你侥幸赢了,说好今天再来比一次的。”

“我有说再比射击游戏吗?”

“你小子!”

“怎么,美咲,你是怕玩别的也还是继续输给我会更没面子吗?”

“混蛋,谁怕谁啊!”八田猛地撑起身,浑然不顾周围的状况,转身冲优哉游哉的伏见怒吼道,“还有,不准叫我的名字,说过多少次了!”

“八田同学,伏见同学,现在还在上课中,请你们……”

再次从办公室一前一后受训出来时,就像每一个那种年纪的少年都会干一些毫无意义却又必然会干一干的事情,两个人决定以伏见在终端上随机挑中的最新发售的AVG做为比试内容,谁也不比谁更擅长的类型,胜利的条件是最早通关达成TE。

游戏的名字叫做《我们的王国》。

初始主角可以分别选择国王或骑士,约好一般,伏见在按下确定国王视角时,八田正好将光标移到骑士头像上毫不犹豫地确认了。

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不同的路线,也不知道是不服输的心情在作祟不愿以同样的方式取得胜利,还是别的什么说不好的原因,八田冲伏见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等着瞧吧,猿比古。”

“哼,你知道怎么玩AVG吗?”

“不要说得你很有经验似的,你不也是第一次玩这种文字游戏。”

“凭直觉玩游戏的家伙,这可是AVG的大忌。”伏见说出了这样的宣战台词,并没有想到之后被不幸言中的也包括自己。

 

 

“你是谁?”

“我是骑士,国王。”

“你为什么闯进我的王国。”

“我看门虚掩着,就像是在邀请我一样,国王大人。”

“哼,比起骑士,你简直更像是一个如果没被主人撞上就大势抢劫一番的强盗。”

“哎呀哎呀,请一定不要这么误会我。”

“请不要勾住我的脖子拉着走,矮子骑士。”

 

——留下?离开?

——让他离开?不如留下?

 

“其实外面还有很多王国,世界很精彩,也比你这里亮很多。”

“可都没有让你留下。”

“怎么回事呢?”

“我怎么知道,一开始没讲礼节像是带着宣战誓言而来的可是你。”

“我们再来比一次剑,作为骑士居然输给国王,总觉得一辈子都没面子走出去了。”

“那你就一辈子别走出去好了。”

“哦,听起来也不错的样子,来战!”

 

——输?赢?

——偶尔输一下?开什么玩笑?

 

“我说你为什么要去招惹这些野兽……呼、呼、呼——”

“作为国王,呵——哈、哈,确保王国安全可是义务。”

“那也是我的事。”

“喂!你是嫌弃我的心意吗?!”

“我最嫌弃的是你的品位,右边小心!”

“后面!切,管好自己再来管我吧,混蛋国王。——喂!你踹我干嘛!”

“我看看能不能踹醒好了伤疤忘了痛的蠢脑子。”

“我脑子不长在屁股上!……哦,你是在担心我上次还没好的伤口吗?嘿嘿。”

 

——不追问?追问?

——没有?才怪?

 

“好无聊。”

“嗯。”

“啊真热。”

“嗯。”

“还有冰镇果汁吗?”

“嗯。”

“你能不能别只回答一个字!”

“嗯……”

“都说!唔,头好晕……”

“中暑了。”

“你以为我是……你这种娇生惯养的,家……伙……”

“……我是国王。”

“哈?”

“照顾子民也是没办法拒绝的义务。”

“我才不要当你的子民!唔,你……背得动我吗……”

“不是已经爬上来了吗?这个王国有个传说,只有蠢货才中暑。”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你现编出来的。”

“我是国王,我说了算,你只管听就是了。”

“……”

 

——让人照顾他?果然还是自己来吧?

 

“那是——龙!火龙!太棒了!!!”

“……”

“啊,飞出去了……说起来,我好像听说过,有几个很大的王国,他们的国王就是强大的不可侵犯的龙,超帅的样子。”

“怎么,想去吗?”

 

——去?不去?一起去?

——告别?不甘心?说不清楚?

 

 

八田从游戏中抬起头来,即使躲在树荫下,午后的阳光依旧让人有些睁不开眼。而他在这样几乎肉眼可见的热气腾腾的世界里,被仿佛从另一个时空穿越归来的不真实感缠绵地笼罩着。

究竟沉迷了这个游戏多久,已经并非客观上三四天可以形容的感官。他有些木然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斜眼看了看靠在一旁小憩的伏见,游戏掌机处于待机状态被扔在一边。他吞了吞口水,一闪一闪的待机提示灯像是一种说不清的蛊惑,让他忍不住伸出手了,——即使之前才斗过嘴没多久,自己还特别不屑地说过我才不想知道半点你的进度的意愿。

这家伙从一两天前就开始兴致缺缺的样子,明明之前比他还无法自拔地钻研着进度,果然是走错路线被BE打击到了吗,八田这么想着,露出有些幸灾乐祸的笑容,却又很快被手中亮起来的屏幕打断了。

原来国王眼中的骑士是这样的吗?八田盯着那个指着远方被阳光包裹着的骑士,好像下一秒就要融化在金色之中,有种原本就该如此又似乎不该如此的感觉。而自己的屏幕里,国王低低垂下头,隐没在阴影中看不清模样。

四个人都毫无例外地在同一个选择前迟疑起来。

“啧,是谁说的不想知……”

八田被突然出声的伏见吓了一跳,差点没把掌机扔了出去。他惊惶地下意识回头看去,额头堪堪擦过伏见的鼻尖,两个人的呼吸兀地搅合到一起,在原本就有些让人汗流浃背的温度里又平添了几分灼热。

“干、干什么哦……吓死我了……”

伏见从他手中抽回掌机,冷冷地答道,“你没干心虚的事情,还会被吓到吗?”

“……切!”八田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紧张地立刻拉开距离,而且即使已经有了这么长一截距离,刚才那一瞬间诞生的紧张也没有因此而得到半分缓和。

“我……我……”

伏见歪着头看向他,镜片在斑驳的光点中闪了一下。

“我打完了。”

“哼。”是完全不相信的,从伏见的鼻腔里发出来的声音。

“猿比古,这游戏真无趣。你当初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挑这个。”然后他学着游戏里国王的口吻,用我最嫌弃的是你的品位的台词打着哈哈。

“如痴如醉打完了的人有资格说这话吗?”伏见似乎也懒得去计较八田究竟打没打完的事情了。

“啊,烦死了!”八田把掌机扔到一旁,靠到树干上,“不玩了,AVG什么的简直是浪费时间,玩起来没劲儿不说还尽是些莫名其妙的选项。”

“主动放弃的人算输家。”

“切,输就输!话说最近我发现了一家不错的拉面店,我们今天去吃吧!”

“有不加蔬菜的拉面吗?”

“你到底有多挑食,蔬菜全部给我好了!”

“啧,连牛奶都不敢喝的家伙嚣张什么。”

“我饿了,走吧走吧。不过,我没钱了,你请客。”

“搞半天你的目的就是这个吧,我拒绝。”

八田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草屑,一把搂上还没站直身的伏见的肩膀,让后者一个踉跄差点又一屁股坐了下去。

 “猿比古。”

“什么?”

“我觉得,果然还是两个人在一起最有趣!”

“……突然说……”

“干嘛?”

“好吧,既然是你先达成了TE,就当我请客是履行赌注好了。”

“万岁!”

 

 

-END-


青春,总是一去不复返。

你的王国,我们的王国,是否还有迹可循?



(大概还有2篇……

评论
热度(9)
  1. 心の向かう所潜行生物 转载了此文字

© 心の向かう所 / Powered by LOFTER